澳门十大网赌网址

学院动态
当前位置: 学院首页 > 学院动态 > 正文
记忆:我经历的动科九届三冠拔河赛冠军
发布日期:2021年04月15日 点击数:

4月14日,在第40届校运会拔河比赛决赛中,动科院以2比0的比分战胜动医院,这是继2011年第36届校运会动科院夺得拔河比赛冠军后,时隔十年再度站上拔河比赛最高领奖台,也是我个人在川农大16年中经历的第三次校运会拔河比赛冠军。

  2006年4月举行的第32届校运会,当时我是学院团委组织部的一名干事,因为组织部负责拔河队的后勤工作,我需要做的工作就是在每天晚上拔河队训练时,用我那辆70元买的没有刹车的N手自行车将拔河绳和桶装水从新校区驼到老校区四教后面的篮球场边,那里有几棵环抱的大树,是拔河队训练的场地,每天的训练就是队员们把拔河绳栓在树上,和树对拔,一遍一遍的重复起绳、压绳、挺腰、发力等技术动作。我们后勤队员在他们训练间歇就要送上温热水,帮他们揉肩、甩手,我非常羡慕那些能够上绳的大块头运动员的,自己因为当时只有60公斤的体重肯定不能拔河,只有搞后勤服务工作,训练到后期,学生会的师兄师姐就会组织专门的陪练队跟主力队对拔,偶尔我就有机会上绳去过下瘾。再到后面,每天晚上由青年先锋队队员组成的啦啦队还要跟拔河队进行合练,八名旗手列成两队,平均站在拔河队员的两边,两名鼓手先敲一段“将军令”,啦啦队开始热场,然后领喊一声令下,啦啦队开始喊“1、2、1、2”,旗手要整齐划一的压旗,鼓声、啦啦队的口号和旗手压旗的动作跟运动员发力的节奏必须完全一致。正式比赛时,啦啦队领喊是动医03级的张俊山师兄,他威风凛凛的站在桌子上,负责控制队员进场和啦啦队的节奏,在赛前通过各种喊话激励我们的啦啦队大声呐喊,还要跟对手的领喊叫板,现场的气氛非常热烈之后双方的运动员才会在十几面红旗的带领下,在“将军令”的鼓声中和啦啦队的欢呼声中闪亮登场,然后双方啦啦队再是一阵比拼,比赛才正式开始,一场比赛下来,领喊的嗓子哑了,啦啦队员的嗓子也哑了。

  动科院拔河队一路过关斩将,与经管院会师决赛。决赛是在四教后面的篮球场上举行的,现场红旗招展,鼓声、欢呼声、口号声震天作响,球场上全是双方的啦啦队和前来观赛的其他学院的同学,球场边的树上和教学楼的窗口全都站满了人,以至于时任副校长的张强老师是站在一辆工程车的吊斗里才拍下了至今仍在学校招生宣传册上使用的一张拔河比赛的经典相片。比赛开始后,双方实力相当,两局都是1分钟左右才分出胜负,各赢了1局,关键的第三局由两个学院抽签选择场地,当时动科院的学生会主席白海涛师兄猜中了硬币,挑选了大家认为稍微有优势的一边场地,经过前两局的比赛,运动员体力消耗太大,第三局开始30秒后双方队员都没有绝对的力量拔动对方,绳子一晃,两边的队员全都倒坐在地上,手里死死的攥着绳子,拔河绳上的“红领巾”始终在中线附近一动不动,比赛中倒地的情况是之前专门训练过的,也都有专门的应对方法,啦啦队跟着领喊改变了节奏,但是队员们已经站不起来,执行不了平日训练有素的技术动作,双方就这么一直僵持到90秒比赛时间结束,最终因“红领巾”在靠近我们这边不到5厘米,动科院获得了冠军。所有的拔河队员们、学院领导和老师、啦啦队员、后勤队员拥抱、怒吼、振臂挥拳,释放着全部的激情,那场面让我至今难忘,每每想起依然心潮澎湃。那届校运会拔河比赛的现场气氛、激烈程度应当是永远的经典。到现在我还记得一些运动员的名字,范瑞杰师兄,王钰刁师兄,曾捷师姐,晏磊师兄,寇洁师姐,还有我们年级的夏得雨、杜山泉、曾知遥、童山峰、田尧夫、吴晓燕等等都成了当时动科院的英雄。

  2011年4月份举行了第36届校运会拔河比赛,那是我回校参加工作的第一年,第一次以老师的身份可以站在啦啦队的最里面、最近距离的为运动员加油呐喊。那时校运会已经改成两年一次了,但拔河比赛依然是同样的配方、熟悉的味道。小组赛我们跟艺体院、林学院、工学院、语言学院同在一组,第一场比赛赢了语言学院,第二场比赛输给林学院后出线形势立马变得不容乐观,因为后面还有实力非常强劲的艺体院。我们拔河队的负责人也是领喊李顺权同学以及其他几个教练对于比赛的观念出现了分歧,一边认为应该上技术动作标准的队员,一边认为应该上体重大的队员,找到我拿主意,那时的我刚参加工作,还不敢轻易的拿这么重要的主意,于是连夜冒雨跑到党办主任许恒勇老师家里商量,最后决定上体重大的队员,我再跑去和教练们交代,统一思想后从新进行了阵容排布。在接下来的比赛中我们艰难的赢了艺体院,再赢了工学院。同时林学院输给了艺体院,小组赛结束后动科院,艺体院,林学院同是3胜1负,因为小分和相互胜负关系,动科院和艺体院以小组前两名出线。半决赛后,我们再度和艺体院在决赛相遇,可能是小组赛赢了他们的心理优势,也可能是我们的技术动作刚好克住他们,决赛中动科院再度战胜艺体院获得冠军。

  后面随着校运会改成两年一次,同学们关注的事情更多元了,校运会受关注的程度似乎逐渐下降了。但自从知道今年要举行拔河比赛后,已经读研的魏诚刚和大四的杨一鹏主动请缨要带拔河队,学生会的同学们各司其职,那么多年过去了,拔河队的训练、后勤服务、啦啦队配合还是保持了传统的套路,还是熟悉的样子。今年的比赛场次不多,我们抽到了只有两个队的一个小组,所以一共只经历了三场比赛就得了冠军,加上今年运动员的体格应该是动科院历届拔河队最强壮的一次,好像很容易就得了冠军,但其实这里面凝聚了多少运动员辛苦的训练、学生会同学们的组织、后勤队员们的付出,恐怕只有真正参与其中的同学才能体会。更让我感动的是在现在“二课”背景下,每次比赛能有那么多同学到现场来参加这个没有“分”的呐喊,在我的记忆和理解里,拔河比赛让人着迷的地方不仅是拔河绳上力量的比拼,更有双方啦啦队员们在场边气势上的较量,如果没有啦啦队,拔河比赛就不会有那么精彩。

   从2006年到2021年,从第32届运动会到第40届运动会,十六年的时间,9届校运会拔河比赛,动科院夺得三次冠军,或许现在的学生不能想象这里面的不易,但只要经历过拔河比赛的人,不论是老师还是同学,不论是队员还是观众,那种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的团结,那种忘乎所以的呐喊,集体荣誉感彻底被激发,激情完全被释放,这或许就是一代一代川农人共同的记忆,这或许就是拔河比赛的魅力,就是体育的魅力,就是青春的魅力。

2006年动科院在第32届校运会上夺得拔河比赛冠军

2011年动科院在第36届校运会上夺得拔河比赛冠军

2021年动科院在第40届校运会上夺得拔河比赛冠军